首頁 > 讀日本
讀日本
爸爸為什麼不回家?——淺談少年漫畫中的父親形象(中)

撰文:Y編

賽車漫畫《頭文字D》主角藤原拓海的父親藤原文太,也有點像個虎爸。拓海明明是個豆腐店的兒子,卻在每天早上幫忙送豆腐時被父親叮囑,要學習怎麼在山路上開快車但是又不至於把豆腐給弄壞。這是什麼強人所難的要求?然後乖順的兒子還真的每天練習練到成為甩尾專家,最後變成公路賽的霸主。

《頭文字D》的設定相當有趣,拓海開著印上「藤原豆腐店」的車子,在山路上比賽的場景也相當經典。故事背景是在群馬縣的榛名山(故事中改為秋名山),Y編有認識的朋友後來還特地跑到群馬當地幾個重要的比賽場景去巡禮一番,足以見得,《頭文字D》的公路賽真的讓人印象深刻。(Y編有一次告訴日本友人這件事,對方很驚訝地說:「竟然有台灣人會想去群馬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觀光? 」Y編:在日本人心中,群馬到底有多鄉下?)


藤原文太這個虎爸,自己也是公路賽車高手,但是對兒子的菁英教育是,「你照著做就對了,其他自己想。」這真是典型的虎爸教育。要不是拓海很乖(=很笨),大概沒幾個孩子忍受得了吧。雖說虎父無犬子,接受賽車手菁英教育的拓海,後來確實如預期成為高手,但有時候不禁會想,如果成不了的話要怎麼辦?但這畢竟是漫畫,不會有成不了職業棒球選手的星飛雄馬,也不會有無法一路贏下去的藤原拓海。不過看著這些故事,有時候還真是希望這些虎爸可以溫柔點呢。

缺席的父親

有用背影教育孩子的父親,有嚴厲管教不容被質疑的父親,當然也有幾乎是從頭到尾都不存在的父親。這種不存在,不是如前述的始終在外工作忙碌,沒有參與孩子成長過程的不存在,而是真的完全不存在,也沒有留給孩子什麼榜樣。

例如《琴之森》這部少年勵志漫畫,主角的一之瀨海就是一個不認識自己父親的孩子(他母親大概也不知道),成長的環境很混亂,但是由於母親和周遭人的關愛,阿海成為一個自由自在的孩子。故事從阿海在住家附近的森林中撿到一台廢棄的鋼琴開始,他自學鋼琴,再加上擁有極高的天賦,很快就被轉學過來的同學雨宮修平發現他的才能。就從這裡開始,阿海一步一步脫離原本不利的環境,朝向職業鋼琴家的世界邁進。

說到這裡,大家會認為阿海沒有父親,所以是自己獨立開拓道路的嗎?當然不是,故事中安排了一位因為受傷而無法繼續彈鋼琴的天才鋼琴家阿字野壯介,成為猶如阿海的代理父親的角色。阿字野認識到阿海的才能以後,收他為徒,也作為阿海的監護人,帶著他走出日本,走向世界頂尖。

因為是勵志漫畫,所以雖然有挫折,但還是可以看到包含阿海、雨宮在內這些有志成為職業鋼琴家的少年少女們的奮鬥。而這部作品中的父親角色,如阿海的代理父親阿字野,雨宮的鋼琴家父親雨宮洋一郎,都是屬於嚴厲中帶著溫情的父親。對兒子的訓練雖嚴格,但卻沒有忘記照護他們的心情。這兩位父親跟之前提到的傳統日本父親已經有些不一樣了,他們各有自己的專業與執著,但是在面對孩子時更願意正面地去表達情感。這應該是屬於現在這個時代的父親的新形象吧。

而《空手小霸王物語》的主角大月岳,也是一個失去父親的孩子。但是他跟阿海不一樣的是,阿岳的父親是因生病而英年早逝,雖然是一個缺席的父親,但曾經在兒子的心中刻劃下做為一個空手道家應有的姿態,因此,阿岳的目標就是要發揚父親的空手道。但是,沒有師父的阿岳要怎麼往前邁進?代理阿岳父親的,就是數位指導阿岳的空手道家,這些人各有各的風格,而阿岳就是要從他們的教導中,找出屬於自己的道路,而道路前進的方向,就是過世父親曾經留下的榜樣了。在阿岳記憶中的父親是非常溫和又英姿凜然的,這也是一個新形態的父親形象。

還有不少作品描述失去父親的少年主角,但是他們多半會在成長的歷程中遇到一位猶如代理父親形象的人物,成為少年心中的典範,並引領他們走向自己的人生道路。在這裡不得不說一下圍棋漫畫《棋魂》,兩個主角進藤光和塔矢亮,一個有個出名的職業棋士爸爸(塔矢行洋),另一個雖有父親,但從頭到尾都沒有露臉過,也從未對兒子所選擇的職業表達任何意見,是一個猶如不存在的父親。

塔矢亮和父親的互動比較傳統,也是一個用背影教育孩子的父親,以及以下棋表達心情的兒子。但阿光的父親就很奇怪了,不知是否是刻意安排,總之似乎是個對圍棋沒有任何興趣的普通父親,但這麼做卻反而凸顯出,真正影響阿光的並不是這個血緣上的父親。

阿光的父親只在漫畫中出現過背影,而動畫的最後一回出現了聲音,但動畫劇組竟然找來佐為的聲優(千葉進步)飾演阿光的父親。不清楚這是否是刻意想要表達什麼,也可能單純因為是值得紀念的最後一回,劇組想要讓一段時間沒出現的千葉桑出場一下而已,但這麼做卻像是表達了,佐為才是阿光在圍棋道路上的真正的父親。

刊頭圖片來源:Breadwinner of a Family / お父さん via photopin (license)